天天中文網 > 重活在未來 > 第三百七十章:熟悉又陌生的聲音

第三百七十章:熟悉又陌生的聲音


  “那個巨大的黑影是什么?唔!”
  祝紅衣捂住席歡的嘴角,將她逐漸提高的聲音猛然掐斷。
  雖然她的心中也非常的害怕,但是她知道此刻最重要的是盡可能壓低自己的聲音。
  眼前的怪物完全超越了眾人的想象,兩三層高的身軀,渾身妖艷的紅色血肉充斥著全身,那些鼓起的血肉毫無肌肉美感,更像是癩蛤蟆背后的鼓包讓人惡心。
  躲在醫院a幢病房的頂層,袁虎四人距離這個巨型怪物只差一個抬頭的距離!
  袁虎微微的揚起頭來,偷偷瞄著下方的情況,他的瞳孔微微一縮,身體飛快的向掩體后縮去。
  a棟病房下方,一直豹頭人身的詭異喪尸微微抬頭,透過樓頂看了一眼漆黑的夜色,疑惑的擺了擺頭慵懶的蹲下了前肢伸了個懶腰。
  “我看見地下城市的入口了,就在急救樓門口前的空地上,但是那里有很多棘手的生物。”
  袁虎啞著嗓子,壓低聲音說道。
  “棘手的生物是什么意思?”
  祝紅衣皺著眉頭向著袁虎問道。
  “就是那些看起來特別奇怪的畸形喪尸,像是各種各樣的怪物和喪尸的結合體,就像是入島森林那群蜘蛛喪尸一樣。”
  袁虎說著還當心衛朗席歡聽不懂,在布滿塵埃的地板上簡筆畫出了那個豹頭喪尸的樣子。
  “袁哥,你說的是不是那個樣子?”
  衛朗的身體不斷的顫抖著,他抬起的手指尖端指向了祝紅衣和袁虎的背后。
  而席歡更像是身體觸電了一般,半句話都無法吐露出來。
  袁虎和祝紅衣急忙扭頭向后看去,漆黑的夜幕下,a幢病院頂層陽臺的邊緣旁一道豹子頭人身的畸形喪尸雙手外張仰月咆哮。
  啊嘎啊嘎!
  沒有了聲帶的干涸咽喉發出的聲音既詭異又刺耳,隨著聲音落下它的身體盤蜷而下,宛若一只真的豹子一般后身拱起蓄勢待發!
  “跑!分開跑!!”
  轉瞬間的驚慌拋去腦后,袁虎完全沒有搞懂自己是在哪里出了差錯讓這只怪物發現了自己的,但是現在這個問題已經無所謂了。
  “別聚在一起,分散跑!”
  緊接著反應過來的祝紅衣話音未落,豹頭喪尸已經化作一道黑色的閃電猛撲了過來。
  劃啦!
  只是一擊,鋼筋混凝土的鐵欄桿上多了五道深深的爪印,那傳說中密度極高的鋼筋像是豆腐一般脆弱破碎。
  壓低身體貼著爪風僥幸逃過一劫的祝紅衣,額頭上布滿了驚嚇后的汗漬。
  “好...快!”
  祝紅衣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黑影再襲來!
  火辣辣的疼痛感從后背傳來,習慣過疼痛的身體在緊急關頭避開了身體要害向外偏移了半寸。
  下一刻,祝紅衣殘破的身體跌落堅硬的水泥地面上,昏迷了過去。
  “祝紅衣!”
  看到倒地的祝紅衣,衛朗忍不住喊出了聲但是比起擔心重傷的她,衛朗更應該擔心自己。
  a幢病房的外墻上,一直巨大的蜥蜴喪尸快速爬行上了頂層,從衛朗的背后出現猛撲了過來!
  雖然看不見后背,但是急促的風速讓衛朗心生警覺,然而身體反應速度終究沒有跟上腦電波的速度,一條粗壯的蜥蜴尾巴狠狠抽中衛朗的腰間。
  他像是一顆開膛的炮彈,在堅硬的水泥地面上撞出了一道寬闊的耕道!
  驚慌失措的席歡并沒有跑多遠,她看見一只黑色翅膀的蝴蝶擋住了她的去路,不,應該說是一只長著蝴蝶翅膀的畸形喪尸。
  “好丑!”
  如果是平時看見這樣蝴蝶的話,席歡一定忍不住會吐槽一句,但是此刻她連吐槽的氣力都有沒有了。
  扇動的巨大黑色翅膀下,那雙黑黝黝的腐爛瞳孔鎖死了席歡的行動。
  席歡毫不懷疑,自己要是再動一下,腦海就會被搬家,所以她忍住顫抖的身體定在原地不敢亂動絲毫!
  另一邊,解決完祝紅衣的豹頭喪尸,躬起的四肢爆射向逃竄的袁虎。
  在這五層的高樓頂部,袁虎退無可退!
  就在剛才,他聽見了唯一通往底層的通道中,傳來了無數細碎的腳步聲,不用想都知道,那些不會飛或者攀爬的喪尸正在從樓梯道飛速趕來!
  “前有狼,后有虎,難道這里就這我最后的終點了么?”
  袁虎拼命的逃竄著,每次都擦著豹頭喪尸的利爪邊緣僥幸逃脫。
  并不是袁虎的實力強勁,而是這只豹頭的畸形喪尸還沒有玩夠!
  袁虎狠狠的咬緊牙關,他瞥見了豹頭喪尸的臉頰處,他能清晰感受到豹頭喪尸沒有眼珠的腐爛臉孔上布滿了戲謔!
  像是玩夠了的貓一樣,豹頭喪尸的利爪速度驟然加快,剎那間在袁虎身上抓下數道并不致命的爪痕。
  看著鮮艷的血液濺射,豹頭喪尸腐爛的眼眶中冒出了一縷詭異的猩紅。
  ‘雖然很不甘,但是,只能到這里了。’
  這是袁虎昏迷前最后的念想。
  “錒~”
  一道奇特的叫聲突兀響起,超高分貝的尖叫聲穿透了眾人耳膜使人身體難受萬分!
  在這詭異的叫聲中,圍攻袁虎眾人的喪尸突然停住了進攻的步伐,一個個直愣愣的呆立在原地!
  半響,回過神來的畸形喪尸們像是感受到了恐懼,顧不得給奄奄一息的袁虎四人最后一擊,紛紛逃竄向了遠方。
  就連急救樓門口數米高的巨型喪尸也像受到了巨大刺激一般,發了瘋的沖向遠方。
  只是短短片刻,整幢醫院內部的喪尸一只不剩全部逃的一干二凈。
  直到此刻,渾身緊繃的席歡這才松懈了下來,兩腿發軟癱坐在地。
  這聲詭異的尖叫聲只維持了不到一分鐘,卻是間接的救了袁虎等人一命。
  隱約間,好像在哪聽過這個叫聲,這聲音十分的熟悉,但是確實是第一次聽見,這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讓席歡很茫然。
  將昏迷的三人搬到了一起,還沒來得及為活著而慶幸,下一刻席歡看見了眾人身上瘆人的傷口。。
  “不好,大家都被喪尸襲擊了咬破了傷口,莫飛逸留下的藥劑,已經一瓶不剩了!”
  “要不了十分鐘,就會完全喪失化!”
pk10技巧 冠亚和稳赚飞